搜索 解放軍報

呂國英:“雪域·心歌”王立平

來源:解放軍報客户端 作者:呂國英 發佈:2020-11-18 09:46:4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神山聖水”漾心歌

——王立平與他的藏民族油畫藝術

呂國英

認識王立平,緣自一張畫。這張畫,刻骨銘心,如魂牽夢繞。畫面是我邊境自衞反擊作戰中,一場激戰的局部特寫,震耳欲聾的炮彈,交織橫飛的子彈,硝煙瀰漫中,一位頭部嚴重負傷的士兵,抓起一枚手榴彈,咬斷引火線,用盡全力投向又一次試圖衝上來的敵人……畫面中噴火的眼神,叩緊的牙齒,滴血的繃帶,爆裂的軍裝,嵌進泥土的手指,還有,戳立的武器,傾斜的彈藥箱,散亂的彈藥,燃燒的車輛,濃烈的硝煙,無不顯示戰爭的殘酷,士兵的英勇,也無不展現畫的真實,畫的厚重。

王立平油畫·堅守

這是一幅畫,其實,更是一段記憶,一段歷史的記憶,一段民族的記憶;一首詩,一首軍人的詩,一首戰爭的詩。

這幅畫名為《堅守》,原來是王立平創作於1981年的處女作,當年即入選全軍美術大展,一經人民美術出版社《解放軍畫選——美術作品》封頁推出,即引發美術界熱烈反響並受到廣泛讚譽。

王立平油畫·走進陽光

30年後的一天,當筆者有幸走進王立平的畫室,驚遇《堅守》作者,瞭解了其常人所不能的特殊人生與藝術經歷,尤其看到其創作的一批藏民族題材油畫精品時,無不感喟其叩問靈魂的藝術夢想與沉鬱厚重的審美品格。

王立平油畫·山泉

王立平的這些畫作中,其題材幾乎包含了藏民族的自然、空宇、人文、日常生活等方方面面。於是,從這些作品中,我們看到了高聳入雲的巍巍雪山,波光粼粼的迷人湖泊,一望無際的茫茫草原,曲曲彎彎的河流溪水,清澈透亮的藍天白雲,葱蘢茂密的原始森林;看到了富麗堂皇的佛殿靈塔,風格濃郁的藏舍民居;看到了滄桑沉靜的老人,健壯活潑的青年,美麗燦爛的少女,天真無邪的兒童,藏民族特有的藏衣皮袍,珍貴的飾物飾品;也看到了白雲一樣的羊羣,碳墨般的犛牛;又看到了虔誠的朝聖者,神祕的經幡,還強烈地感受到了雪域高原上獨有的凌冽的寒風,刻刀一樣的陽光,並聞到了熱氣騰騰的酥油茶,繚繞瀰漫的藏香。

王立平油畫·陽光下

品味與鑑賞這些畫作,強烈視覺衝擊中,一種湛然虛空與寂靜安謐的心理感受,瀰漫纏繞,欲罷不能。這種獨特的審美意境,不僅僅屬於雪域高原,尤其屬於畫家之藝術靈悟。王立平用他激情、真誠、冷峻、剛毅、温婉、多彩與浪漫的畫筆,刻畫與繪製出一幅幅人物有別、形象各異、情境不同的藝術作品。如此,在畫家的筆下有了《歸》《戴頭飾的藏族少女》《暖冬》,不管是在冰天雪地,還是在豔陽午後,少女臉上那片異常明亮的腮暈,始終格外燦爛;有了《日出》《藏族人家》《窗》《朝聖的老人》,無論是在茫茫山野,還是在轉經筒旁,或是藏舍家中,藏族童叟那平靜、從容、自信、堅毅、祈願的目光,始終堅定不移;有了《山泉》《展佛節印象》《雪山牧人》《遷徙》《守望》,無論羣像、景像,還是形像、肖像,始終冷暖相合、動靜相宜。

立平油畫·高原一家人

道法自然,揭示宇宙萬象根本屬性。藝法心靈,體現藝術家創作妙訣。

王立平之所以引發畫壇矚目,在追求藝術夢想中不斷走向藝術成熟,是與其人所不能的非凡人生經歷、人所獨有的奇特藝術經歷,緊密相合,無法割裂的。

王立平出生於京城一個有着光榮革命史的家庭,孩提時代就顯露出超凡的繪畫天賦。1969年下鄉當農民,一年後參軍入伍,其繪畫才華得到如魚得水般的施展。1979年參加邊疆自衞反擊作戰,《堅守》就是其通過油畫藝術,表達對戰爭場景的審美記憶,一經全軍美展即引發熱烈反響。此後20餘載,人生雖多有波瀾起伏,但藝術夢想始終魂牽夢繞。讓王立平刻骨銘心的是,2002年一次不經意的青藏高原觀光旅遊,湛然的屋脊天宇,寂靜的神山聖水,神祕的寺廟,朝聖的藏民以及雪域高原奇麗夢幻的風光,使其心靈震顫,不能自已,這裏不正是他夢中的世界、心靈的皈依與藝術的信仰嗎?於是他年復一年,隻身驅車進藏,獨步於這神聖淨土、精神天宇,於是一個個靈感存放在心靈深處,一幅幅作品誕生於京城畫室,這是《日出》,這是《晨曲》,這是《陽光》,這是《歸》,這是《家園》,這是《歲月》,這是《雪域高原情》,這是《我的羊圈我的羊》……

王立平油畫·歸

王立平的畫純樸、温暖、厚重,構成了其藝術非常鮮明的審美品格。這種純樸源於其對真實的追求,對逼真的刻畫,體現在他作品中的每一處細枝末節,比如精繪細描了《歸》中藏族少女那羞澀而會心的笑,精心繪製了《山鷹》中藏族壯年那異常精美的腰間佩飾。這種温暖源於其對美好的嚮往、對祈願的期盼、對藏胞平凡質樸和勇敢善良的謳歌,體現於其作品中的每一個局部,比如精準描繪了《朝聖的老人》中藏胞那平靜、善良而期盼的面龐與雙眼,精描細刻了《山泉》中藏族婦女那異常漂亮的紅底加花飾的頭巾。這種厚重源於其對描繪對象的心靈感受,體現在其作品中每一組畫面,比如特別繪製了《窗》中那大面積的幽暗空間、老人身上佈滿油污的藏袍和斑駁的灶爐,精緻刻繪了《無題》中那黑中泛紫的碩大雕花牀背……

王立平油畫·天邊

表現厚重更是為了釋懷沉重。王立平似乎要把描繪對象全部沉甸甸地傾覆在畫面上,即使是毛髮也要體現份量,即使是一片腮暈也要展現歲月,即使是一絲風也要畫出形態,即使是一束光也要讓人感受到能量。

王立平油畫·暖冬

王立平始終堅守着現實主義的繪畫語言,不僅僅是對其曾經中斷過的藝術理想的堅實接續,更是其對心靈承諾的必然選擇。現實主義創作是忠實於現實,完全回到現實生活本身,為審美對象塑形立象。這樣,畫家必須拋棄任何主觀想象,去掉一切矯揉造作,拒絕所有雕飾技巧。所以,王立平的作品中,似乎沒有絲毫的唯美創造,相反,一些拙笨、陳舊甚至髒污的物象或繪畫元素常常進入畫面,而這卻又能最真切地呈現出這片神奇土地上人們的人性精神、風土人情與生活方式。

立平油畫·窗

在王立平的作品中,不僅嚴格遵循現實主義創作原則,而且常常體現出古典主義精神的追求與藝術修養。他特別注重光線對人物形象的塑造,對物品質感的作用,比如非常精於描繪人物在昏暗的室內所呈現出的豐富多變、富於異常神祕感的明暗光感,茫茫雪野中人物面部的光影、皴裂的高原紅皮膚;特別用心刻畫人物因經年累月在身而磨光、髒污了的皮袍,衣物上的寶石、金銀飾品和繡品,古舊發亮的生活用品,形象逼真地畫出這些物品的質感,似乎真實存在,觸手可及。

王立平油畫·雪域高原情

為了畫出眼中所見,更為了畫出心中感動,王立平在對造型的把握與色彩的理解與感悟上也頗具匠心,似乎特別偏愛紅、黑、白以及泥土的顏色,而這恰恰構成了雪域民族的四大元色,極致這種元色感受,王立平善於大比例用黑,又大面種植白,又凝神靜氣畫紅,還毫無吝惜寫黃(泥土色),呈現一幅幅渾厚、深邃、神祕、悠遠、蒼涼、肅穆、靜謐、壯美的雪域民族畫卷。

王立平油畫·藏族姑娘

京西鬧市中一隅並不寬敞的畫室,已逾花甲的王立平,平均每日作畫10餘小時,卻不見絲毫倦意。他顯得非常的豁達與悠然,更顯得出奇的平靜與自信。

油畫,是王立平生命的放歌。油畫,是王立平心靈的交響。

或許,選擇了寫實油畫,他才選擇了雪域民族;或許,走進了雪域民族,他才堅守了寫實油畫。

王立平,藏民族油畫藝術的又一範例。

作者簡介

呂國英,文藝理論、藝術評論家,文化學者,解放軍報社原文化部主任、“長征副刊”主編、高級編輯。創立“‘氣墨靈象’藝術論”,建構“書象”説,提出“藝術創作十個命題”,論述“‘藝術,靈魂之美在哲學’的九個要義”,撰寫《中國牛文化千字文》,著述出版專著多部、重要藝術新論多篇,逾數百萬字。多篇(部)作品獲國家、軍隊重要獎項。

主要著述:《“氣墨靈象”藝術論》《大藝立三極》《未來藝術之路》《CHINA奇人》《陶藝狂人》《神鵰》《奮鬥致遠•牛文化》《新聞“內幕”》《中國牛文化千字文》,其中《“氣墨靈象”藝術論》主要立論由當海內外多家媒體連載或選載,《大藝立三極》由中英兩種文字出版,《陶藝狂人》《神鵰》多次重印或再版。

主要立論:“氣墨”是“墨”的未來;“靈象”是“象”的遠方;“氣墨”“靈象”形質一體、互為形式內容;“藝法靈象”揭示藝術本質規律;美是“氣墨靈象”;藝術創作貴在“意想不到”;好作品終究需要好語言;藝術立象拒絕現實物象;藝術演進:從“完美”到“自由+”;藝術,視覺美、思想美不可偏頗;創作,用性靈開啓質料;超越,向藝方生、向術即亡;“靈象”是“書象”的遠方。

主要藝術新論:《書之入“象”方致審美遠方》《“書象”之美在“通象”》《自成高格入妙境》《“賈氏山水”密碼》《美的“自由”與自由的“美”》《六論“張繼書象”》《藝術,心狂方成大家》《天才,晚成方可大成》《“色彩狂人”的非常之“道”》《“花”到極致方成“魁”》《心至“藝境”盡通達》《湛然寂靜漾心歌》《三千年的等待》《重構東方藝術“重彩”之象》《絲路文化的“水墨樂章”》《基弗,用性靈建構“藝術—哲學”之美》。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092113.mobi000.mobi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