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帶去一包糖果 裝回一袋獎章——記志願軍老戰士林志洲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藝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0-11-20 22:38

手掌大小的白布袋子早已泛黃發舊,林志洲卻珍藏了近70年。

袋子正面印有一幅漫畫:一位手握鋼槍的志願軍戰士站在“抗美援朝保家衞國”八個紅色大字下。袋子背面寫着“什錦水果糖”。袋子前後都佈滿了好像火燎出的米粒般的小洞。

“家鄉政府發給我們一人一斤水果糖,就裝在這個袋子裏。”林志洲帶着這包水果糖,隨部隊從輯安(今吉林省集安市),通過人造浮橋跨過鴨綠江,急行軍20天,來到朝鮮東海岸元山港。

“我是1952年7月入朝參戰的。糖吃完了,袋子我一直貼身帶着,這樣感覺祖國就在身邊。”89歲的林志洲輕輕摩挲着手裏的袋子,仍秉持當年的信念,“絕不讓任何人侵犯我們的祖國。”

1952年12月,林志洲所在的第24軍奉命由元山港開赴戰場中線,接防已在上甘嶺持續作戰多日的志願軍部隊。11月25日結束的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以傷亡1.1萬餘人的代價,斃傷敵2.5萬餘人,擊落擊傷飛機274架。

“上甘嶺戰役最激烈的戰鬥雖然過去了,但陣地上一直僵持對峙着,為了讓美軍老老實實地接受談判,也為早點支援前線,我們奔襲了7天7夜。”説到這兒,林志洲突然輕拍大腿,接着又嘆了一口氣,“快到上甘嶺時拐入一個山溝,那裏有許多志願軍第15軍的烈士,天地為墓。”

林志洲和戰友們是含着熱淚扎進陣地的。“我們接防不到8小時,敵人就發覺了,一天之內發動了8次攻擊,想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都被我們狠狠地打了回去。”林志洲回憶道,炮彈在四周炸個不停,戰友們的鮮血和着雨水濺進眼裏,他根本看不清敵人在哪裏,只知道向前、衝鋒、射擊。

此役,林志洲因作戰勇敢榮立三等功。後來,他將立功獎章和“小紅本”放進了裝過水果糖的布袋子裏。

1953年5月,志願軍展開夏季反擊戰。林志洲所在部隊組織180人的加強連,在夜色掩護下摸上了敵軍陣地。“雙方很快交上了火,打得很激烈,這個時候拼的就是誰不怕死。這一點,敵人是不如我們的。”

戰鬥中,林志洲將負傷的戰友救回坑道。衞生員安頓好傷員,抬頭卻見林志洲滿頭鮮血,忙對他説:“你負傷了。”林志洲一摸腦袋,才知道自己流的是血不是汗,“指導員問我下不下火線,我堅決不下”。黎明前,頭纏一圈紗布的林志洲又單槍匹馬潛入陣地周邊,偵察戰鬥情況。

在炮火的洗禮中,這個面龐尚顯稚嫩的小夥子火線入黨,布袋子裏也再入一個三等功。

抗美援朝勝利後,林志洲作為戰鬥英雄,被選送到原空軍第三航空學校學習。“我從小家裏窮,沒吃沒穿更沒念過書”,航空氣象、發動機原理、儀表程序等複雜專業的知識讓林志洲犯了難。

“但只要想到戰場上那讓人恨得牙癢的敵機,我就決心苦練本領,捍衞祖國藍天。”3年後,林志洲以優異成績畢業並留校任教員。在空軍工作的20餘年間,他飛過7種機型,成為能飛4種氣象的機長。

“熱愛飛行事業,地面苦練,空中精飛……飛行2316小時31分,消滅等級事故,已達到相關規定,可報請三等功一次。”1982年4月,林志洲的布袋子收入了他軍旅生涯最後一枚軍功章。

採訪結束時,林志洲告訴記者:“我想知道一個人的消息,他叫蔣世勤,我們24軍72師216團1營1連的指導員,是我的入黨介紹人、最親密的戰友。找到他,是我的心願。”

(新華社南京11月19日電)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