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國防科技大學:為國防重器鍛造導航之芯

來源:國防科大作者:曾傑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0-11-20 20:13

2019年10月1日,北京,寬闊的長安街上,大軍列陣,鐵甲生輝,其中,由國防科技大學前沿交叉學科學院科研團隊研製的激光陀螺列裝於多型主戰裝備,為一件件國防重器鍛造出逐夢海天的“導航之芯”。

2013年,習主席視察國防科技大學時強調指出,“緊貼實戰、服務部隊,使科技創新同部隊建設發展接好軌、對上焦。”統帥的指引是方向、是召喚,也是激勵和鞭策。

回首七年,團隊研製的陀螺已形成兩大系列、多種型號,在我軍多項重要武器裝備的研製中試驗成功並實現列裝。現在,我校是全國唯一具有獨立知識產權、能全閉環研製生產激光陀螺的單位。產品質量國際一流,國內領先。

越有挑戰越向前。曾有人問:“羣雄逐‘螺’,為何你們能笑到最後?”團隊成員自豪地回答:“強軍興國的使命擔當是我們幹事業永遠的‘軸向’,只有像陀螺一樣不停旋轉的團隊才能造出最好的激光陀螺!”

小型化、高精度是世界各國激光陀螺研製追求的方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團隊負責人帶領團隊把近5年生產的所有陀螺測試數據都打印出來,那段時間,團隊整天紮在一人多高的數據紙堆裏,一干就是9個月,最終,規律找到了,尺寸縮小了,精度也提高了。

超精密光學加工是激光陀螺研製的一個重要技術瓶頸。手工拋光的玻璃表面質量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個別質量很好,但大多數都成為廢品。無數次失敗讓團隊成員備受折磨。“從頭再來!”金世龍教授斬釘截鐵地説。在加工生產一線,團隊成員從最普通的工藝入手,拜工人為師,潛心加工。經過1000多個日夜,團隊終於攻克了一系列工藝難題,掌握了具有完全知識產權的腔鏡光學加工技術。

“我們研究出的東西,一定是要形成戰鬥力的,這是我們的基因。”團隊成員楊開勇教授是這樣説的,也是這樣做的。七年來,在強軍目標指引下,團隊大力弘揚全國典型高伯龍院士科技報國、創新為戰的崇高精神,把探索的目光延伸到陸海空天,不斷開拓激光陀螺應用的新領域。

2019年,讓團隊成員袁保倫倍感欣慰的是,由他主導研製的某型激光陀螺慣導系統以超過規定指標數倍的高精度表現順利通過試航檢驗,“總算是成了!”

一年來,袁保倫跑部隊做試驗、跑廠家做樣機、跑評審會做鑑定……加班到深夜、吃飯沒準點、睡在辦公室的行軍牀早已是生活常態。七年來,為了加快試驗和定型進度,團隊成員第一時間上艦船、到海島、進部隊、睡工廠,經常滿臉汗水、兩手油污,他們用實際行動踐行着“用實戰需求引領科研方向,用工匠精神鵰琢科研產品”的責任與擔當。

2015年9月3日,在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閲兵中,列裝了高精度激光陀螺的多種裝備米秒不差地通過天安門;2019年4月23日,在慶祝海軍成立70週年海上閲兵中,列裝有新型激光陀螺的多型艦艇軍威浩蕩,氣貫長虹。

目前,團隊研製的激光陀螺已廣泛應用於陸、海、空、天等領域,為我軍新質戰鬥力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但因為保密需要,團隊成員的學術論文不能公開發表,沒有論文和獲獎成果的支撐,很多專家做了無名英雄,但他們説:“相比國家利益,其他都是浮雲。讓成果最大限度轉化為戰鬥力,才是我們最大的心願。”

一個人忙,是一種現象,一羣人忙,是一種力量。七年來,無論是院士、資深教授,還是剛剛博士畢業的90後,都把實驗室當成了自己的“第二個家”,他們平均每年加班1500個小時,多的超過2000個小時。在研製工作最艱難的時期,他們每天在實驗室超過15個小時,幾乎每年春節都在實驗室裏度過。

2017年7月19日,習主席向新調整組建的國防科技大學授軍旗、致訓詞,從此揭開了國防科技大學建設發展的新紀元。前沿交叉學科學院應時而生,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慣性導航技術的發展日新月異,如何能在新環境中持續保持引領作用,始終處於科技發展前沿?這是新時代陀螺人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在單位年度預研工作會議上,團隊負責人提出了新的發展目標:“我們不僅要牢牢樹立在激光陀螺領域的領先地位,還要大膽開拓創新,向着新型光電慣性傳感器件研究領域進軍!”

新時代開啓新徵程,新目標呼喚新作為。原子陀螺是未來超高精度慣性導航的重要發展方向;光力加速度計是當前世界上的研究熱點;半球諧振陀螺在航空航天領域具有得天獨厚的應用優勢……瞄準未來,團隊很快站上開拓創新的新起點,展現在他們面前的將是國防科技事業的又一個春天。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